微博 微信 客户端
沂水要闻部门传真基层动态法制民生第一书记社区亮点时代人物文化教育金融保险爱心传递企业展播旅游美食健康保健史海钩沉家庭道德沂水文学沂水社区拍客集锦书画收藏精品农业招工信息投资理财美图摄影公示公告

我的父亲刘盛源

时间:2018-07-13 10:16:00  来源:沂水新闻网  编辑:庞守臻

我的父亲

  刘金余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父亲离开我已经十多年了。一想起父亲,我不仅潸然泪下,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父亲生前与我一起生活的快乐时光时常记起,件件桩桩往事,历历在目,让人追忆。上过十周年坟后更是难以平静,一直想为父亲写点纪念性的东西的想法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就像学生没有完成老师的作业一样,又仿佛有种欠债的感觉催促着我,感到作为儿子的我有责任为他老人家写点纪念性的文章。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而又伟大的。崇敬思念之情油然而生,思绪也随着父亲人生的河流追逐而上。

 

    我的父亲刘盛源,19245月出生,属牛,这也许就是天生的命中注定。他的一生就像一头牛,拉着岁月的缰绳,走过了朝朝暮暮,走过了春夏秋冬,拉走了岁月,拉老了人生。 我的家庭出身是贫农,在那个柴米油盐奇缺的年代里,贫农生活的艰难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但灾难是一个没有人性的恶魔,它从来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就连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也不放过。在父亲13岁的时候,我的爷爷去世了。在那个向地要吃要穿的年月里,一个家庭没有了劳力,失去了顶梁柱,那将意味着什么?由于家庭的贫困和爷爷过的去世,父亲没有上一天学。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具有上学的天赋,可贫穷和灾难剥夺了他学文化的权力。自爷爷去世后,年幼的父亲毫无选择的被命运之神牢牢的绑在了生活的枷锁上。过早的担起了家庭的重担。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一双稚嫩柔弱的肩膀,怎么担得起这沉重的担子?可他别无选择,因为这是命运的安排。 父亲年龄虽小,但他一生要强,不甘贫穷和落后。在他15岁的时侯,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为了生存,他只好到本村一姓许的财主家当了长工。许财主家有个儿子比我父亲大五岁。尽管出身地主家庭,但他是一个思想先进,追求进步,报效国家心强的热血青年。很早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抗战爆发后没几年,他就走上了抗日救国的前线。父亲在他的感染和鼓励下,于19435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于次年1944年秋参军,成为一名光荣的八路军战士,那年父亲只有19岁。

    参军后,父亲饱尝了没有文化的苦头。所以在行军打仗的间隙,从没忘记学习文化知识。部队首长见父亲年轻有为,打仗机智勇敢,勤学苦练,上进心强,是一个很值得培养的苗子。经研究决定在1949年夏送父亲去了广西桂林军官学校学习。1950年秋朝鲜战争爆发,中国抗美援朝战争打响。父亲两年的军官学校学习生涯,提前一年结业。毛主席指示父亲所在部队把守祖国南大门,防止台湾国民党反攻大陆,号召尽快彻底干净消灭广东,广西国民党残余顽匪。父亲也从一位普通的连付迅速成长为一名德才兼备全能型部队指挥官。并立刻投入到剿灭顽匪的战斗中。 在父亲的革命战斗生涯里,他所在部队几经转战,但他始终保持了一个革命军人的本色,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上尉军官。父亲对部队参加的战斗战役大大小小不计其数。所在部队几经变换,先是参加了林彪领导的八路军115师中的山东纵队军区第一团战斗,后来调到解放军0143部队炮兵指挥连,任政治指导员。再后来又调到广东0951部队,又从广东到了广西剿匪。在二纵41军待了三年,然后从41军进入40军。

 

    父亲跟着共产党的部队,在十几年的军旅征途中,大大小小的战役战斗数不胜数。 在山东参加大的战斗有解放济南城,泰安保卫战。在鲁南的战斗更多,之后又到胶东打了很多胜仗。近处的解放蒙阴城,沂源岳庄大战,临朐高崖激战。1945年日本投降后,撤出山东奔赴东北,参加解放东北战斗。从烟台坐帆船经一日一夜漂渡,大连港登陆参加了辽沈战役。东北解放后,又入关参加了平津战役。 渡江战役后,在广东 广西参加的战斗战役更是不计其数,收拾国民党的残余部队。这里的剿匪战斗每天就有好几仗。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出生入死。身上留下的伤疤就如他参加的战斗一样,数也数不清,疤接疤,疤挨疤,疤连疤。 现在回想起小时候看到父亲身上的伤疤曾吓的哭过不知多少次。听他讲他的战斗故事更是惊心动魄,冬夜里自己都不敢独自一人睡觉,父亲每次给我讲起他当年的战斗经历,他是那样的认真激动,讲着讲着有时不自觉的高喊起来。讲到自己战友牺牲时的情景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颤抖的声音,满面的泪水,经常还不自觉的哭了起来。听着那激烈战斗的场面,我的心情是那样的激动。热血沸腾,心潮澎湃,讲到战斗胜利时,他老人家喜笑颜开,心花怒放,我也跟随他享受胜利的喜悦。激动人心的一刻,我们情不自禁的开怀大笑起来。

    由于父亲英勇善战,屡建战功,荣获得荣誉称号很多很多,最有代表性的是当时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于1955917日授予的广衔证字117号军衔,1956115日荣获广奖号098号(证书21649)的解放奖章。大小战斗胜利发的纪念章, 嘉奖章(每次参加战斗胜利,或解放一座城市都有纪念章,解放河北隆化战斗当时父亲就和董存瑞一个连队,胜利后连排以上军官都有纪念章)。父亲一生荣获很多荣誉称号。记得在我们兄弟姊妹幼小的时候还经常和伙伴们拿着这些奖牌,奖章当玩具玩。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些奖章好玩,那里知道它上面凝聚着父亲多少的青春和鲜血,甚至生命! 父亲把荣誉看得十分淡漠。他把这些用鲜血乃至生命换来的奖牌,奖章并不看中。大多被他老人家送人,或被人要去(模糊记得沂水县大朱戈街有一个外号叫聋子的残废军人就向父亲要去好几枚)现在想来真是太可惜了。正是由于父亲对荣誉的不珍视,才导致所有奖章,纪念章的丢失。以致在2003年我想为父亲写点东西以表孝心的时候,都找不到一枚奖章做参照了,有的只是他的复员证和几个本子安然的躺在他当时在部队里通讯时用的皮箱里。因此,我的想法也不了了之,虎头蛇尾,打消了当时的念头。现在想来更是伤心。直到今天才重新拾起笔,为父亲作记。幸好有几枚奖章留有照片,和当时我又把这几个本子留下来几张照片,才在今天写本文时派上了用场。回顾往事甚是内疚,遗憾的是没有把当时父亲兴奋喜悦时的情景留下照片。但当时的情形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父亲双手抱着皮箱,捧着两个小本子,凝望着出神,似乎他又回到了战火纷飞,南征北战的岁月……

 

    父亲归队时,带着母亲来到了广东军营。当时国民党的残余顽匪在广东,广西山头上森林里隐藏,活动猖獗。经常下山骚扰,进城抢夺物资,烂炸工厂企业,破坏刚刚建立的人民政府政权。父亲所在部队在这两省间剿匪(有时一天打三四次仗)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彻底干净的扫平了一股股国民党残余。当时母亲在父亲身后也帮父亲做了大量的后勤保障工作。1955年春有了我的大哥刘金刚,次年,也就是195610月又添大姐刘金娟。

 

    父亲1957年带职返乡山东省沂水县,刚到沂水县城时 不巧父亲染病,政府安排父亲住县府招待所治疗养病,这一住就是近一年。父亲身体渐渐好起来,按当时他的级别政府安排父亲到县武装部工作,任武装部长职务。父亲有病,深感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县政府再次安置父亲到民政局工作,还安置父亲到地方县供销社工作。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为了不给政府带来麻烦,拖政府的后腿。他老人家主动提出要求回老家诸葛公社司家沟大队务农。(父亲在世时曾告诉过我,十几年的紧张军旅军官生活,已经厌倦了领导负责工作。在部队指挥千军万马整天紧张操劳,累够了!已经为党为国家贡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应该回家休息了。)(再就是我外公知道政府留父亲在县里工作的消息后,委排我舅父去县城拽父亲回家的)因为有多种原因促使,耿直的父亲决定要求回老家务农。这也充分体现了一个革命者的光荣本色。

 

    回家后,由于父亲有文化,又有威信,还有过硬的政治身份。当年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其实是当地政府委派 任命干的)。真的父亲干了半辈子部队首长,是已经厌倦再去做干部领导工作啦。共产党员就是听党的话。忠诚于党,服务于人民,听党的召唤和安排。 当了书记后,父亲把多年在部队上养成的作风表露出来了!办事果断,讲原则,干练痛快。说话算数,落实到位。雷厉风行,脚踏实地。过去带领战士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英勇杀敌。现在他又开始凭着那股在部队上敢打敢拼的闯劲,带领全村老少爷们开始了战天斗地的大生产,大劳作。 父亲自1957年回家乡任党支部书记始。一干就是20多年,一至干到年老退休。20多年来,他和全村人民团结奋进,同甘共苦,走过了那段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艰苦困难的日子。那是建国初期 国家贫穷落后,那困难现在年轻人是连听说都没有。如1957年的反击右倾翻案风,1958年的大跃进。三年的自然灾害,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在中华民族进行艰难困苦的探索阶段,可想而知,农村的工作,生活的困难。是个连树叶充饥都无处找的年代。在这种环境下,父亲带领他的乡亲们,战胜一个个困难,走出困境,过上平稳幸福的生活。一个接一个的运动更是一个个严峻的考验,其间经历的挫折和打击,都无法一一细说。但是他带领着全村人民。稳定中求发展,得到人民的信任可支持,政府的肯定和表彰。它走过的这段路,是我们年轻人所永远无法感受和体会的。 在国家贫穷落后艰苦的岁月里,虽然家庭的贫穷与清苦,温饱都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在毛主席他老人家人多力量大的号召下,父母先后有了二姐刘金菊,二哥刘金水,我和小妹刘金梅。在那个连饭都吃不上的艰苦的岁月里,二老养育我们兄弟姐妹六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在国家贫穷落后艰苦的岁月里,虽然家庭的贫穷与清苦,温饱都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在毛主席他老人家人多力量大的号召下,父母先后有了二姐刘金菊,二哥刘金水,我和小妹刘金梅。在那个连饭都吃不上的艰苦的岁月里,二老养育我们兄弟姐妹六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父亲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既严厉,慈祥可敬,又和蔼可亲。记得小时候,儿时的小错比比皆是,时有发生。父亲对小错误从不计较,(但他老人家的记性我是折服了,桩桩可见,粒粒可记)大的错误决不放过,一旦发生,决不姑息,连所犯的小错误一并整治。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处理方法令人发怵,先是批评讲道理,之后是检讨检查,方法方式真多,令人敬畏。父亲有时气得面色铁青,把在部队的管理模式运用到了治理家庭中,从不会叫你犯了错误,再敢重犯。那时候我觉的好的家规家风令人羡慕。在幼小的心灵里就懂得了憎爱分明,分辨是非的能力。经常教育我们努力学习,勤奋工作。如何处世?如何做人?长大做社会有用的人,报效祖国。儒家的教育理念,在幼小的心灵里扎根发芽。所定家规必须遵守,优良家风必须弘扬。因此我们兄弟姊妹六人,从小就养成了自我约束性强,一直在严格要求自己的习惯,至今受益很深。直到长大成人,参加工作后的今天,才知道工作生活的轻松,处事得心应手的好处。且在各条战线上都成为国家有用人才,对国家有作为,服务于社会的人。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培育之恩。 至今想起父亲晚年的孤独生活更令我痛心不止,深感内疚。自母亲去世后的日子里,父亲寡言沉默,他耳朵有点背,但能听懂一些具体细节方面的事情。行动稍有迟缓,直至离开我们身体也较为硬朗,很少让人侍奉。性格严肃一如既往,偶尔也很开朗,就如他一生的人品。 至今想起父亲晚年的孤独生活更令我痛心不止,深感内疚。自母亲去世后的日子里,父亲寡言沉默,他耳朵有点背,但能听懂一些具体细节方面的事情。行动稍有迟缓,直至离开我们身体也较为硬朗,很少让人侍奉。性格严肃一如既往,偶尔也很开朗,就如他一生的人品。

    兄弟姊妹六人各自有自己的家庭,工作,整天各忙各的,都很少抽时间陪父亲住上一段。虽然经常隔三差五看望老人家,但还是来去匆匆,回想起来深感内疚。见到老人家整天独坐空空庭院,独自一人看日落日出,云卷云散,望着落日晚霞出神。也许正是因为他拥有过太多往日的辉煌,他才选择了后来的淡定。经历的太多太多,所以他才选择了闭口不说。与我对坐,偶尔他又滔滔不绝的讲起他的从前,叫我好不痛心。流失在岁月里的往事,他依然记忆犹新。他只是把他所有的精神寄托交付给了尘封的岁月。父亲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也收获了不少宝贵的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也收获了不少宝贵的人生经验。(部队官兵和四邻八乡了解父亲的人曾不止一次的说起,父亲从目不识丁,到部队学习,从当了军官,再到基层农村干部,治国理家,在那个年代就是现在的本科生 研究生乃至行业专家水平也望尘莫及。想干不想干是态度,干好干孬是能力。父亲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父亲干每一项工作都是诚恳接受然后尽心尽力一丝不苟的认真去做的,更是越做越好,越来越优秀。)。他少年时孤苦伶仃,尝尽了清贫难熬的滋味,年轻时(中年)戎马倥偬,跟着共产党南征北战,闯荡天下,中老年也发挥余热,扎根农村,建设美丽家园。像一头老黄牛任劳任怨地在老家沂水县诸葛镇司家沟村。继续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兢兢业业地干了近30年的农村党支部书记 副书记,直至年老退休。把毕生的精力贡献给了他的祖国,服务于了广大人民,受到党和政府的肯定和褒奖,人民群众的颂扬尊敬。父亲的一生忠诚于党,忠诚于人民,全心全意的服务于社会。对家庭负责,培育子女有方。他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战斗的一生。经历了少年的磨难,青年的奋斗,中年的苦难,老年的孤独与寂寞(母亲先走三年)。他没有伟人般的的豪言壮语,也没有怨妇般的凄凄诉说。有的只是沉默与无私的奉献。 他曾经辉煌,也曾经落魄。但从没有过多的计较,过多的抱怨。只是按照命运的轨迹默默的生活,认真扎实地服务于社会。并把自己的德、才、学识,能潜移默化的感染 影响着我们,叫我们深思,催我们自新,追求进步。 如果说人生是一条河,那么父亲的人生不是小溪,它是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这条大河流过了太长的路程,太久的岁月。但你站在他的河尾时,你只能看到它的平静与沉默。而那些急流跌宕的经历,全部保留在那早已逝去的岁月里。我所讲述的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在他的身边拾到的几枚普通的贝壳!

我愿把这拙笔而成的片言文字,作为珍贵的家史资料,永远珍藏,世代传承下去。

   愿父母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作者简介:刘金余,男,19638月出生。山东省沂水县人,小学高级教师。19807月参加工作。临沂师范学院中文专业毕业。从事教育工作近40年。多次获临沂市教学成绩奖,荣获沂水县优秀教师”“教学能手等光荣称号。喜欢运动,酷爱文学。屡有教育论文,报告文学,人物通讯,诗歌作品等见诸报端。现在沂水县诸葛镇第四小学工作。

 

分享到:
相关新闻